阿波罗11号登月秘密(七):“捉襟见肘”的探月预算

  • 时间:
  • 浏览:1

今天推出系列文章第七篇《阿波罗11号登月秘密(七):"捉襟见肘"的探月预算》。

在上世纪150-70年代,彼此针锋相对的美国和前苏联率先付诸行动,拉开了人类探月竞赛第一轮的序幕。1969年,携带着美国国旗的阿波罗11号飞船最终抢得头筹,成功登陆月球,迈出了自己“一小步”的阿姆斯特朗船长,代表全人类迈出了人类探月程序运行的“一大步”。

1976-1990:人类“探月引擎”一度熄火

不过,在1976年苏联最后一次向月球发射“月球24号”,幷撤回月球棘层样本事先的近15年里,人类“探月引擎”一度熄火。直到上世纪90年代后半期,世界各国才将探索的目光重新聚焦到月球上。

你方唱罢我登场,从1990至2010的近20年里,除了美国和继承了前苏联“航天遗产”俄罗斯,日本、欧洲航天局、中国和印度等多个国家都先后提出自己的探月计划。

然而,有别于上世纪150、150年代美苏两级之间“不计代价”的争霸,这段时期的“月球热”会显得更加理性,各国探月的目的,而是再仅仅只局限于大国与大国之间的国力较量,亦或是所谓的单纯科学探索,各国“参赛选手”还对开发乃至利用月球上的资源寄予了厚望,各方势力都期望能在未来的“月球大开发”中,率先居于一席有利之地。

回首1990-2010这20年里的人类探月程序运行,中国的“嫦娥探月工程”强势崛起,令国人信心倍增,也令世界为之侧目。然而,“嫦娥”一次次成功“奔月”,也常常会让一群人忽略某些,“探月”舞台上的选手,不单单非要中国。

在这第二轮探月大潮中,日本、美国、欧洲宇航局、印度等等哪些地方地方新时期的“弄潮好手”,个人又都表现得怎样呢?功过是非自有评判,一群人且慢慢回溯诸方探月强国个人的历史“高光时刻”。

1990年的日本:“这是一群人的转机”

“今夜,日本成为继美国和苏联事先,第另一一十个 向月球发射无人运载火箭的国家。”1990年1月24日,《纽约时报》记者戴维·桑格尔(David E. Sanger)撰文曾经称赞道。

凭借着令人某些“捉襟见肘”的区区41150万美元预算,日本科学家们于1990年1月24日晚8点46分,用一架93英尺高的火箭“Muses-A”,将两台探月卫星——“飞天”和“羽衣”——成功发射升空,这也是自苏联1976年8月最后一次向月球发射月球探测器“月球24号”以来,全世界重启的第另一一十个 探月计划。

我我觉得,相比于几十年前苏联或是美国的探月计划,日本在90年代的你这个 探月计划从整体上看,会显得更为“温和”,但当时的日本科学家们却也曾在媒体身前,放出豪言,希望“飞天”和“羽衣”能为日本曾经停滞不前的太空探索程序运行,带来新的转机。

“一群人计划在90年后,开展一系列的星际探索活动,而这(“飞天”和“羽衣”)而是一群人整个计划当中的一小步,一群人未来还将有非常多的探索某些。”彼时,在日本宇宙航天科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Space and Astronautical Science)负责领导这项探月计划的Hiroki Matsuo教授曾经说道。

发射当晚,这架由日本自行研制的“Muses-A”火箭从鹿儿岛航天中心(Kagoshima Space Center)冉冉腾空升起。

鹿儿岛航天中心是日本的另一一十个 小型综合航天发射平台,它居于日本九州最南端的沿海地区,这符近道路崎岖,人烟稀少。相比于美国高大上的航天中心,这里更像是另一一十个 乡村山地露营地。

然而在150年代末期,鹿儿岛航天中心已逐渐成为日本某些又成功又划算的科研任务的主要火箭发射地,这其中就包括日本宇宙航天科学研究所于1986年发射的两台哈雷彗星探测器。值得顺带一提的是,这两台日本探测器和欧洲空间局发射的另一一十个 探测器,以及另外另一一十个 苏联与法国合作协议协议的探测器,同時 组成了著名的哈雷舰队(Halley Armada)。

在“飞天”月球探测器腾飞之际,当时在日本宇宙航天科学研究所,负责领导此项发射任务的Kuninori Uesugi教授表示:“近些年来,某些国家又都重新燃起了对于月球的兴趣,你这个 次,一群人(日本)也想参与其中。”

站在制定太空探索战略的深度图上去看,“飞天”和“羽衣”的成功发射,也突显出了日本与美国以及前苏联之间的截然不同。

对于探索月球,日本并未学习美国、前苏联此前所采取的激进行为,客观地讲,一群人在东亚的你这个 邻居一直秉持着非常的谨慎态度,它进入太空竞赛的时间很晚,且在考虑不是跟风开展昂贵的载人探月项目时,一直表现得很犹豫。

相比激进的美国和前苏联,日本似乎更倾向于将有限的资源,投入到哪些地方地方能携带科学仪器和卫星的小型火箭研发项目上去。

在90年代初期的事先,对于整个太空探索项目,日本所投入的预算仅仅非要11亿美元,这还非要美国太空探索预算的十分之一。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在这11亿美元的太空探索预算里,成功发射了“飞天”和“羽衣”的日本宇宙航天科学研究所,只分得了其中的1.5亿美元。

“一群人所秉持的理念是,出色的太空科学研究无须等同于昂贵的太空科学研究。”曾任教于东京大学的日本宇宙航天科学研究所主管Jun Nishimura教授,在当时曾经评论道。

然而,曾经的说辞或某些几次少都是点“打肿脸充胖女人 人 ”的嫌疑。

在90年代初期,日本太空科学研究的真实现状无须如Jun Nishimura教授所设想得那样轻松,日本航天科学家们我我觉得付出了数倍于常人的汗水,但仍未摆脱困境。

日本的困境主要来自两方面的限制:一是其有某种在空间科学的起步就晚于美苏,这让其不具备技术上的优势;二是日本受限于二战战败国的条约,无法像美国和前苏联那样开发防御性的武器,这原因 它无法开展制导技术的研究,而这也原因 着日本对哪些地方地方空间科学的研究不够商业化的民用前景。

在“飞天”和“羽衣”发射的几次月前,日本的某些政府官员曾承诺,一群人将重振日本对于90年代后的星际探索计划,而对当时的日曾经说,成为近十几年来,第另一一十个 冲出“地球跑道”的国家,是另一一十个 颇具象征原因 的关键一步。

当时的日本还曾计划在未来的几年时间里,发射它的H-II火箭,H-II火箭是日本自主研发的第一架对标美国泰坦级火箭发射器的运载火箭,它能将两吨重的卫星运送至近地轨道。

然而,H-II火箭发射计划在当时也遭遇到了无数次的推迟。就在“飞天”腾空的数月事先,为H-II新设计的一级火箭引擎在两次地面试验中,都先后居于了爆炸。

值得一提的是,相较于日本政府的“吝啬”,日本工业界似乎对探月项目以及从中获取到足够的空间技术,显得更为热心。有别于美国政府单方面资助阿波罗计划的形式,日本公司在日本政府的探月项目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强力助推手”的角色。

当时负责运送“飞天”、“羽衣”上天的MUSES-A火箭而是由钟爱航天技术的日产汽车公司研制的,日本电子产业巨头日本电气(NEC Corporation)和日本最大的军事和航空航天公司三菱重工联手研制了“飞天”和“羽衣”这两台卫星,东芝公司研制了用于舰载导航的“星星扫描器”(starscanner),日立公司研制了系统的舰载计算机。

令人遗憾的是,“羽衣”卫星在进入月球轨道后更快就一直出現了故障而敲定 失灵,而“飞天”卫星在绕地球飞行一段时间后,最终在1993年4月坠毁在月球上,日本你这个 探月计划也随之敲定 失败。